中国酒店简史:上下三千年

  李白和苏轼,中国文坛的两颗巨星,都给酒店业写过牛X的广告语。一个说,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另一个说,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他们文中的“逆旅”,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酒店”。酒店(hotel),这个词是舶来品,由法语演变而来,起初指的是法国贵族在乡下招待贵宾的别墅。后来欧美的酒店业沿用了这一名词。

  在中国,关于酒店的起源,可以追溯到3500年前。

  殷商萌芽

  “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这段文字描写的是3500多年前,殷高宗伐荆楚,服诸侯,修宫室,空前盛世之下,四方夷狄前往朝贺的盛况。

  当时,车马慢,走路更慢,要从湖北到殷商都城商丘,绝非易事。怎么办?

  聪明的人类研究出了补给站。官府设立驿站,专供传递公文、隶任的官员和外国使臣居住、补给、换马,驿站成了中国最古老的官办住宿设施。相当于把旅馆、餐厅、加油站开在了一起。

  不过,普通老百姓无法享受这项服务,直到周朝。

  《周孔・遗》中记载:“凡圆野之道,十里有居,店有饮食。”由此可见,当时民间酒店已经十分普遍。此时,人们管这些供人在旅途中休息、食宿的场所称“逆旅”。周朝开启了中国酒店业官办、民办并行的先河。

  到了春秋战国,除了逆旅等普通旅店外,还出现了星级酒店“诸侯馆”,属于“国营”性质,专门接待贵宾。

  大风起兮,把时间吹到彘儿的大汉。

  彘,是刘彻的乳名,说是刘邦托梦给刘彻他爹给起的。那时候,人们管猪也叫彘。好在彘儿七岁的时候,他爹把他的名字改成刘彻,这个威霸四方的千古一帝,幸免于被后人叫做猪儿。

  鼓励走出去的刘彻,在公元前139年,派张骞领着100多号人出使西域。在这一次探险中,他们公费出游了楼兰、龟兹、于阗等地。

  渐渐的,在中国和西域各国之间,往来贸易的商人走出了一条“丝绸之路”。一路上,遍布着具有官方背景,服务于商人的“群郗”,也就是那时候的hotel。仅在长安城内,接待各国商人的“群郗”就有180多所。

  随着两汉远去,历史的马车陷进了大动荡,三国,两晋,南北朝先后更替,战事连年,社会生产力遭到摧毁,民间的商贸往来被迫中断,此时的驿站多为军事之用,酒店业的发展也几乎停步不前。  “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近夜,万里未归人。”

  作为一个盛世朝代,唐朝的酒店业空前繁荣,彼时称旅馆业,旅馆这个词首度出现。那时,各民族各地区,甚至中外交流十分频繁,人口流动逐渐成为常态。

  这一时期,旅馆除了官办,民办之外,还有寺庙开办,算得上百花齐放。像长安等大城市,还分立不同等级的旅馆供各阶层人士居住,如专门接待外宾的"四方馆"。

  旅馆业在此时已有较为完善的管理制度,为了宾客的安全,旅馆外会筑起高墙,同时实行严格的信息登记制度。

  客人入住旅馆后,要进行详细的身份信息登记,交代清楚姓名、籍贯、职业以及去往何处、所为何事,官役衙差会随时检查。哪怕是诗名冠长安的李白,违反规定也得风餐露宿。

  有一次,嗜酒如命的谪仙人,痛饮之后想要下榻旅馆,但因遗失了“符传”,被拒之门外。

  到了宋朝,又一巅峰时代,酒店业亦是枝繁叶茂。和唐朝不同,宋朝的旅馆没有时间和地域限制,24小时不打烊。那时候,店家就已深谙“地段为王”,为了吸引旅客,许多旅馆开在娱乐场所附近。

  所谓的娱乐场其实就是酒楼,在朝廷的倡导下,宋代酒楼林立,如汴京的仁和店、会仙楼,杭州的武林园、熙春楼。和今天不同,宋朝人特别会生活,上酒楼吃饭都得“歌伴宴”,边喝酒边赏乐,高兴时即兴做诗赋词。

  很多文艺青年就成天混迹酒楼,比如“浪子词人”温庭筠,北宋第一个专职写词的柳三变。

  酩酊大醉后,柳三变还问自己,今宵酒醒何处?只见杨柳岸,晓风残月。

  除了讲究地段外,宋代的旅馆开始重视服务。不但提供客房住宿,还有酒菜饭食、热水洗浴,唱戏、说书、唱曲奏乐等娱乐活动一应俱全。这些旅馆可以说是现代意义上酒店的雏形。

  元朝时,为留住客人,旅馆甚至兼职说媒,帮客人纳妾。《伊本拔图塔行记》中写道:“客人有欲蓄妾者,主人代为购婢作妾,给室以二人居,费用由主人临时代付。”这时候,大家管豪华间叫“头房”,管负责侍应的人叫“店小二”。

  明清时因为出差官员多住上等客房,豪华间改称为“官房”;普通或较差的房间则叫“稍房”、“陋室”;多人间则称为“通铺”、“大铺”。

  其实,今天美团、饿了么的送餐服务,明朝已经出现。那时候,旅馆提供代跑腿,负责跑腿的是店小二。

  明代小说《宋四公大闹禁魂张》中,宋四公就让店小二帮他去买吃的,对其说道:“店二哥,我如今要行,二百钱在这里,烦你买一百钱爊肉,多讨椒盐,买五十钱蒸饼,剩五十钱,与你买碗酒吃。”

  此后,随着大清式微,国门被炮火打开,中国的酒店业充斥着外资的身影。一座座洋人饭店在上海、天津、北京涌现,凄风冷雨中,左右着时代的走向。

  近代风云

  1882年,在上海,黄浦江与苏州河交汇处,外白渡桥东侧的礼查饭店,中国亮起了第一盏电灯。光芒在黑暗中闪耀,却没能照亮那个时代。

  第一次鸦片战争失败后,清政府签了《中英南京条约》,开放通商后的上海,英国人提着钱袋纷纷涌入。

  1846年,阿斯脱豪·礼查以非常便宜的价格,购得外白渡桥22亩滩地,并在此盖起礼查饭店,即后来的浦江饭店。这是全国第一家西洋饭店。由于地理位置优越,设施服务一流,被誉为“上海著名的里程碑建筑”。

  1860年,天津的口岸被打开。3年后,一位上岸的英国传教士,开办了一所名叫“泥屋”的饭店,位于台儿庄路,是一座英式平房,即后来大名鼎鼎的利顺德饭店的前身。

  到了1886年,德国人在此基础上建造了利顺德大饭店。此后,这座三层楼的饭店就像一个历史舞台,见证了王朝衰败、北洋政权更迭、国民政府起落。

  当时,英、美、日等国的领事馆都设在饭店内,洋务运动时与西方列强的许多条约在这里签署。李鸿章曾经在这里宴请过伊藤博文;孙中山、周恩来、张学良、梁启超、蔡元培曾经下榻于此。

  梅兰芳每次到天津演出,都要包下利顺德的332套房,后来332被称作“兰芳套房”。

  与国家命运捆绑的还有北京的六国饭店。1901年,一个做火车厢生意的比利时人在御河桥东侧建了一栋两层小楼的西式宾馆,4年后,英、法、美、德、日、俄共同投资,将其打造成豪华型大饭店,故名“六国饭店”。

  历史在这里有过两次大转折。

  一次是北伐胜利后的东北易帜,中央政府与奉系在此谈判。辗转周折,总算达成协议,和平解决了东北问题。

  另一次是1949年国共和谈。1949年4月1日,一架大客机“空中行宫”号在北平降落,飞机上20几个人被安排下榻六国饭店。他们是南京派出的谈判代表团。

  长达半个月,国共两个代表团数次在六国饭店会谈。后来,谈判破裂。两次谈判,结果不同,却无不影响车轮的方向。解放后,六国饭店更名为华风宾馆。

  推开和平饭店的旋转门,19世纪初的上海滩充满想象。

  1927年9月,蒋介石与宋美龄在这里举行订婚晚宴。至今和平饭店南楼的六楼,还保留了一间私人宴会厅——“美庐厅”。剧作家埃尔·科沃德在此完成了名著《私人生活》的初稿。鲁迅、宋庆龄曾来饭店会见外国友人卓别林、萧伯纳等。

  和平饭店有南北两幢楼,原先是两家饭店,北楼是华懋饭店,南楼是汇中饭店。1929年和平饭店北楼落成时叫沙逊大厦,又称华懋饭店,大厦有13楼,高77米,号称“远东第一高楼”。

  建造者维克多·沙逊爵士,是一个英籍犹太商人,一个瘸腿大亨、地产大王及军火商,老上海们管他叫“跷脚沙逊”。他耍起泼来,中国银行都拿它没办法。

  1934 年,中国收回了德国总汇旧址,拆除后由中国银行取得建造权,打算建造当时远东最高的34层银行大厦,当设计和一切准备工作就绪,连荷重三十四层的地基都打好了,正待动工兴建时,瘸腿沙逊跳出来加以阻挠,叫嚷说,这是英租界,在我的旁边造房子,高度不准超过大厦尖顶。

  租界工部局也沆瀣一气,说中国人没能力建34层的大厦,以此为由拒发执照。结果,银行大厦只得比 77 米 的沙逊大厦低 30 厘米 。然而,就在犹太人胡搅蛮缠的同时,83.8米高的国际饭店在南京路落成,远东第一高楼的称号易主。

  1935年,在贫民窟出身、曾经沦落青楼的奇女子董竹君,在战火中创办了锦江饭店的前身,锦江川菜馆。开门便是满堂红,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是店里的常客。南京及上海军政要员也经常出没于此。

  1937年8月14日,日军轰炸上海,炸弹落在外滩,华懋饭店和汇中饭店一度被毁,曾经的远东第一高楼风采渐失。

  80年后,一座被称为世界建筑奇迹的酒店再次代言上海。不同的是,这一次,不求高度求深度。

  现代奇迹

  2018年11月15日,历时12年、耗资超过20亿的上海佘山世茂洲际酒店和乐园正式亮相。一反向天空发展的建筑理念,深坑酒店下探地表88米,依附深坑崖壁而建。

  这个酒店所在地原是一个矿坑,有五个足球场大。和当初中国银行要建第一高楼被质疑一样,有人说深坑内建酒店是痴人说梦,有人说它会半途而废。确实,没有任何先例可查,要想在科学论证的保障下,在一个废石坑内建成酒店就像逆水行舟,难,也费力。

  尽管不被看好,许荣茂还是“一意孤行”,发布了一场面向世界的酒店设计稿竞赛征集,最后选择了来自英国的设计师马丁·约克曼。

  马丁因偏爱在悬崖、水下等非常奇特的地方设计建筑而出名,被冠以“疯子设计师”的称号,他的团队也是迪拜帆船酒店的设计者。马丁沿着崖壁的自然形态,设计了酒店的曲线。马丁说,他要做的是真正在大自然中生长的酒店,而不是仿生建筑。

  美好的设计蓝图在手,施工起来却困难重重。

  比如坑顶地质复杂,工程桩必须打至岩石特力层到中风化层,由于岩石风化程度不同,工程桩必须“一桩一探”。相当于200根桩完成了200次地勘,平均1根桩用了3天时间,200根桩耗时将近2年。像“绣花”一样,一针一线去做。

  项目的施工团队,用了近7年的时间反复论证施工的安全问题,又在随后5年的施工周期中,不断探索新的施工方式。克服了64 项技术难题,完成专利41项。

  从盘旋峻岭的万里长城,再到跨越惊涛的港珠澳大桥;从向上830米的深圳湖贝塔(建成后全球第一高),再到下探88米的深坑酒店,中国建筑一直在告诉世界:“没有不可能”。

  如今,世茂深坑洲际酒店与迪拜帆船酒店一起获评“世界十大建筑奇迹”,这份荣耀属于中国建筑业,也属于中国酒店业。

  令人感慨的是,中国现代酒店业走到今天也不过40年,不到一个甲子,沧海已经巨变。

  40年前,改革开放后,中国饭店业迎来发展春天。1979年中央在北戴河召开会议,决定每个省建一家旅游宾馆。一批合资的经典酒店腾空出世,如广州白天鹅、中国大饭店、北京建国饭店等。

  1980年3月,南京金陵饭店破土动工。37层,800间客房的规模,一度成为南京的坐标。

  1981年1月,深圳竹园宾馆开业,是深圳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同时也是广东省第一家中外合资酒店。

  1982年3月,中美合资建造的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北京建国饭店营业。同年,建国饭店首次引进了境外饭店管理公司香港半岛管理集团。

  从半岛闯入开始,整个八十年代,洲际、万豪、希尔顿、雅高、香格里拉、新世界、日航、华美达、凯悦、美丽华、太平洋等30多个国际酒店集团纷纷进入中国大陆,开始跑马圈地。

  九十年代后,本土酒店品牌渐渐崛起,如锦江、如家、格林豪泰、铂涛、华住。

  2007年底,中国星级酒店达14326家,是1978年全国饭店数的100倍。政策关系,2012年起,星级酒店的数量连年减少,到2017年,只有10741 家,比10年前少25%。

  然而,无论酒店行业如何跌宕,在这里,良币终将驱逐劣币。

  谁的杯子干净,谁的未来光明。



TAG:
{aspcms:comment}
  • 地址:怀远县城关镇禹王路298号
  • 电话:18655255187
  • 传真:0552-8011528